文物“出山”,玩轉時尚
趙大明 發布日期:2019-10-18 信息來源:河南日報


以《四神云氣圖》壁畫為模板做成的書簽



《伏羲女媧高禖圖》原圖和文創設計圖對比

這幾年,“文創”這個詞兒,火了:2013年,中國臺北故宮推出的“朕知道了”紙膠帶走紅,銷量超過18萬卷;2014年,故宮博物院文創商店正式上線,蘇州博物館推出的“秘色蓮花曲奇餅干”大熱;2016年,國家博物館與阿里共同打造出“文創中國”IP線上平臺;2017年,故宮博物院文創產品收入超過10億元,以故宮為主題的文創產品種類突破1萬種;2018年,大英博物館天貓旗艦店正式開業,甘肅博物館旗下文創品牌“東方密語”驚艷淘寶造物節……

我省的文創產業,也在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將古老華夏文明與現代高新科技有機融合的河南文創產品,連年在中國(深圳)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以下簡稱“深圳文博會”)上大放異彩,廣受業界好評;中原大地上的一件件文物和藝術珍品,也正漸漸以文創產品的形式從館藏走向大千世界,走進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省內一些文創園區,也在吸引著全國各地的游客前來觀光、購物。

為什么做文創?文創怎么做?文創產業的未來是否被人看好?近日,記者走進省內的博物館、文創園區和文創公司,采訪多位一線從業者,聽他們吐露心聲。

“以心相交者,成其久遠”

10月15日,位于河南博物院廣場一隅的文創商店,進進出出的游客不少,他們或仔細地閱讀著擺放在每件產品旁邊的“文物名片”——上面有原型文物的照片和簡介,或與同伴小聲交流討論,還不時地詢問店員一些問題。不足20平方米的店面里,整齊而密集地擺放著茶具、手巾、胸針、茶墊、手鏈、鼠標墊、冰箱貼等產品,琳瑯滿目。

“這個酒瓶的造型來自于婦好鸮尊,采用的是鈞瓷的制作工藝。”“這一排礦泉水,瓶子的造型來自于唐代的腰鼓,手握的感覺特別好,您可以試試。上面貼著的‘緣知靜安’四個字,是明末清初的書畫家王鐸的手筆。”“這款雙聯彩陶壺形象的項鏈借鑒了我國古代的榫卯結構,特別適合情侶佩戴。它曾獲得2019年‘大運河文化帶’文化遺產創新創意設計大賽的金獎。”“這條手鏈上的紋飾圖案來自博物院館藏文物云紋銅禁,非常精美。”在兩位店員的介紹和引導下,顧客們紛紛開始了選購。

“今年6月初,河南博物院文創商店開始正式運營,現在已有300多款產品。從第一個月的五六萬元,到現在每個月超過十萬元,銷售額一直在穩步上漲,國慶長假期間更火爆。”河南博物院文創辦公室負責人宋華介紹,除此之外,還經常會有銀行、企業等進行大批量采購。一些產品一上市就成了爆款,比如饕餮造型的小吸塵器,以鎮院之寶《四神云氣圖》壁畫為模板做成的鏤空書簽,“國寶天團·開運牌”系列,等等。

宋華介紹:“近年來,文創的最佳表現形式和核心內容是原創IP,在這方面,河南博物院無疑具有獨特的優勢。”這也讓全國各地的不少設計類企業和生產商看到了商機,希望與河南博物院展開合作。“對合作企業進行授權之后,博物院會對產品的設計嚴格把關,所有產品的文化元素必須要‘正’。”宋華說。

博物院對面的中州國際飯店一樓,有一家八九十平方米大小的“豫博文創館”,剛剛開業十來天,這也是該酒店與博物院合作的產物。“經營情況還不錯,尤其是國慶節長假期間,來選購的外地游客很多。”酒店相關負責人崔義朋介紹,將來,這里還會舉辦“挖寶”之類的互動活動,吸引更多的小孩子參與進來。

盡管目前只有四名員工,也暫時沒有開通網店,但談到未來的發展,宋華充滿信心。畢竟,國家對文創產業的扶持力度越來越大,鐘情于弘揚傳統文化的熱心人也越來越多。“‘以心相交者,成其久遠。’這句話是我們做文創的初心。通過這些文創產品,能讓河南博物院豐富的館藏被更多的人了解,為傳播中原文化盡綿薄之力。條件允許時,我們也會盡量帶動省內其他博物館搭建平臺、多方嘗試,為助力河南文創產業發展而共同努力。”宋華說。

“無用之美,才是大美”

坐落于鄭州中原區的河南知著文化創意有限公司,是河南博物院文創產品的供貨商之一,也是大河村遺址博物館的獨家文創運營商。走進公司,副總經理張女士正在辦公室電腦上對一系列文創設計作品進行審視和把關。張女士介紹,現階段,公司以省內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和產品供應為主業。

文創產品,和一般的旅游紀念品有什么不一樣?談到這個話題,張女士做了個簡單的比較:在景區購買旅游紀念品的消費者,無論是想為自己留下“到此一游”的紀念還是買來送給親朋好友,大都帶有比較明確的目的性;而消費者購買文創產品,很多并沒有什么具體的理由,產品自帶的文化屬性本身就會形成足夠的吸引力。“‘無用之用,方為大用’是莊子《人間世》中的一句話,放到文創行業來講,就是‘無用之美,才是大美。’”張女士說。

隨著博物館參觀群體的日益年輕化,文創產品的設計也越來越傾向于年輕人的審美口味。一個個散發出濃郁古典氣息的文物形象,在插畫師的設計下也有了不同的氣質。“就拿這幅《伏羲女媧高禖圖》來說,普通觀眾或許很難被它所吸引,但做成文創產品就不一樣了。”張女士舉例。果然,經過加工之后,它的圖案變得鮮艷明快,讓人眼前一亮。“將來,我們可能截取局部,做成情侶手機殼。”張女士介紹。

目前,知著文化為河南博物院提供的“國寶天團”系列產品深受年輕觀眾喜愛,基于文物“獸面紋玉牌”研發生產的“開運牌”更是在國慶長假里成為單品銷售冠軍。“希望更多有溫度、有傳播力的文創產品出現在市場上,讓消費者在沒有專業講解的情況下,也能通過產品感知文物所蘊含的歷史意境。”張女士說。

當然,文創行業也在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參與進來。老家平頂山的小伙兒潘類類,常常受邀為一些朋友繪制文創題材的插畫,作為帆布包、手機、貼紙等周邊產品的主題圖案。“我還在念大學時,有一年暑假去蘇州打工,在當地一家書店的明信片上第一次看到了文創題材的插畫,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潘類類說,畢業之后,有美術功底的他就開始有意識地開始了這方面的創作,積累了不少經驗和人脈,今年8月還和朋友一起在瑞光文化創意園區舉辦過藝術市集。“與南方的一些大城市比起來,我們這邊的插畫師數量還不算多,將來,希望有更多像我一樣的年輕人參與到文創產業中來。”潘類類說。

“為一座城市,保留一段記憶”

作家馮驥才說:“城市和人一樣,也有記憶,因為它有完整的生命歷史。”國慶節前夕,一場為期一個月的鄭州城市記憶影像展《我的城市,我的家》,在鄭州京廣快速路一隅的良庫工舍開幕了。300余幅照片呈現出這座城市70年來的發展變遷,“老街道、老店鋪、老匠作、老吃食、老風物、風景名勝、歷史遺跡”等系列作品更是撫慰著人們的鄉愁。此外,舉辦方還專門在現場設置了三處舊時光場景,俘獲了不少觀眾的心。

對很多文藝青年來說,“良庫工舍”絕不是個陌生的名字。作為省會首家文創園區,良庫工舍由鄭州良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依托上世紀的“鄭州興豫面粉廠”工業遺址和周邊的老建筑打造而成,目前包括棲棠博物館、紅色鈞瓷博物館、藝術中心、劇場、影視基地、藝術街區和國家級眾創空間等諸多業態,入駐的文創類企業和團隊有120多家。走在園區之內,果然“一步一景”,過去與當下碰撞,“非遺”與“網紅”并存,也難怪,這里會吸引不少人到此打卡拍照,尋找關于老鄭州的記憶。

在一號庫——也就是眾創空間里,南陽葫蘆烙畫非遺傳承人侯宗娜介紹,園區每周都會組織針對學生群體的非遺傳承體驗活動,每逢傳統節日還會舉辦不同類型的傳習活動。“我們會將課程學習和手作體驗相結合,讓小朋友們從小接受熏陶,在他們心里埋上文化的種子并逐漸萌芽。園區也會定期在各類新媒體平臺上對此進行大力推廣,讓非遺文化被更多人所了解。”侯宗娜說。

“從老糧倉到良庫,去‘米’存‘良’,名字的變化也反映出人們從期待物質生活富足到追求精神生活滿足的變化。”良庫工舍運營總監王媛媛介紹,自2015年9月運營以來,良庫工舍舉辦了1000多場次的文化藝術活動,極大地豐富了周邊公眾的文娛生活。對此,相關專家表示,這類文化創意項目不啻一座城市的“精神后花園”,對于提高生活品位、激發生活情趣、健全生活心態以及促進“文商旅”產業健康發展都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現在是奶油,將來可能就成了面包”

這幾年,在一些高校、商場和著名景區里,人們常常可以見到一個文創商店品牌——豫游紀。這兩年的深圳文博會上,豫游紀也分別憑借“文化魔方體”“藝術絹盒”驚艷全場,連獲“優秀展示獎”……

在位于鄭州鄭東新區的豫游紀企業總部,記者見到了品牌創始人高公璞。“物質富足的新時代里,很多物件兒的存在已經不再基于滿足人們的功能性需求,而傾向于滿足情感性需求。文創產品也是一樣的。”在他看來,隨著人們對文化和審美的需求日益提升,歷久彌新的傳統文化也擁有了比以往更大的價值。作為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文創產品也擁有著巨大的市場潛力,“文化不是‘大熊貓’,它不僅是需要被保護的,而更應該走進千家萬戶,成為一種日常生活的基本需求。文創行業,也應該作為一種新的經濟發展方式而存在。”

談到正在到來的5G時代,高公璞也有著自己的看法:“文創產業借力于新興技術手段,肯定會得到更好的發展和傳播,但歸根結底,它的內容和精神內核是不會變的。對這個行業來說,技術不是一種改變,而是一種豐富,一種包容。”他認為,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和國內教育水平的普遍提高,都會使以前的地域文化差異和人們的認知差異逐漸消解,也正因如此,省內文創產業更應該緊跟時代的熱潮,而不是找借口讓自己“慢一點”。

“文創產品目前相對來說或許還帶有一些小眾色彩,但總有一天會成為一種‘剛需’。”高公璞說,“現在它是奶油,將來可能就成了面包。”

的確,質感、故事、體驗……凡此種種,本都是我們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有業內專家認為,在普遍提倡提升城市品位、打造全域美學的當下,在國家大力扶持文化產業發展的大環境中,如何讓文化借助于科技力量煥發出更強的生命力,如何在文創項目開發的浪潮中保持獨特的氣質,值得每一個人思考。

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并不是一個文化傳承加商業運作的簡單社會故事。讓古老的東西鮮活起來,讓傳統的東西時尚起來,讓每個人“把歷史的記憶帶回家”,并不僅僅是一個夢。

我們需要怎樣的文創產品

胡建武 李朋波

作為普通消費者,生活在市場經濟的大環境中,對“產品”二字是不陌生的。但提到文創產品,未免產生另外的期望。

至今,文創產品都沒有一個特別權威的釋義,一般來說,它指的是依靠創意人的智慧、技能和天賦,借助于現代科技手段,對文化資源、文化用品進行創造與提升,通過對知識產權的開發和運用而生產出的高附加值的產品。

曾經,很多無底蘊、無創意、粗制濫造的文化產品,也能在一夜之間泛濫大江南北;國民知識產權意識的缺乏、“創客”權益保障制度和措施的嚴重滯后,都讓人痛心。那么,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好的文創產品應該是什么樣的呢?

首先,要能給人們帶來親切感,體現出“文”的軟性感染力。文者,紋也,即人們身體和生活空間的裝飾,要讓人感到愉悅。初看到“故宮口紅”,大部分美女會覺得是自己的“菜”。為什么?因為它帶來了一種天然的親切感。沒有古與今的距離,只有古與新的碰撞,皇家嬪妃和民間閨秀在這里“相遇”了。這樣的產品中,包含有我們平凡生活的某種映射。這種映射,就是長期形成的一種文化認同。

其次,要能夠帶來驚喜,體現出“創”的高明。文化,大眾相通;創意,卻有著無限可能。好的創意,必然會給消費者帶來驚喜。一個“創”字,代表的可以是沒有見過的新場景,可以是某個物件兒代表的新意向,也可以是某種服務帶來的新體驗。“創”的成分不一定非常高,但必須要有。

還有,好的文創產品,最好帶有一些實用性,制造出“遇”的緣分。洛陽老君山上的道教建筑群“金頂”是現代建筑的經典,聰明的老君山人把它做成了兒童積木和折紙,變成了益智玩具,融入研學課程,讓孩子切實感受到了建筑之美,因此受到熱捧。歸根結底,產品還是要被人拿來“用”的。

當然,無論是形而上的美學需求,還是最基本的日常功用,都在不斷的升級和進化中。這里面學問很大,值得好好研究。

【打印此頁】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之四海龙王